5db117462a481

Quick Navigation

快速導航

建設安全高效煤礦:質優則存,不優則退

來源: cctd 作者: webmaster 發布時間: 2020-08-25 09:15:35 瀏覽次數: 47

建設安全高效煤礦:質優則存,不優則退
——訪中國煤炭工業協會副會長孫守仁

  編者按:建設安全高效煤礦是實現煤炭工業結構調整和轉型升級的重要舉措,對構建現代化煤炭經濟體係,促進煤炭工業高質量發展具有重要意義。在新時代,安全高效煤礦有哪些新內涵,建設標準與要求有哪些新變化?記者近日采訪了中國煤炭工業協會副會長孫守仁。

  安全高效煤礦建設麵臨的困難和挑戰

  安全高效煤礦相對數量不多,占全國煤礦數量的比重不足1/5,依然麵臨發展不平衡、人才隊伍結構不盡合理等諸多問題

  “目前,全國建成的安全高效煤礦相對數量還不多,占全國煤礦數量的比重不足1/5,這為繼續紮實做好安全高效煤礦建設提供了廣闊空間和前進動力。”孫守仁說,“但是,在深入推動安全高效煤礦發展的進程中,依然麵臨發展不平衡、人才隊伍結構不盡合理等諸多困難和挑戰。”

  隨著煤炭生產布局的不斷優化,安全高效煤礦建設逐步向資源條件好、運輸條件好、開采成本低的地區和企業集中,發展不平衡問題越發嚴重。

  目前,安全高效煤礦主要集中在山西、內蒙古、陝西、河南、山東、安徽、河北等產煤省份,一些煤炭賦存條件較差的省份,如湖南、重慶、四川、江西等地安全高效煤礦達標數量寥寥無幾。在安全高效煤礦中,國有煤礦占到74.7%,民營煤礦參與度較低,達標等級也相對偏低。截至2019年4月底,全國仍有1700餘處30萬噸/年以下小煤礦。這些煤礦技術裝備相對落後,生產效率相對較低,安全高效建設難度較大,呈現結構性不平衡。

  “我們還要注意到,複雜條件下安全高效煤礦建設難度在增加,安全生產壓力依然很大。”孫守仁說。

  據了解,我國一些老礦井資源枯竭、接續緊張、生產分散以及災害重、負擔重等問題越來越突出,可持續發展麵臨挑戰,建設安全高效煤礦難度增大。以“三下”壓煤為例,目前我國煤礦“三下”壓煤量高達140億噸以上,而“三下”壓煤開采率僅為7%左右。

  “我們還要看到,生態環境約束不斷強化。區域煤炭經濟發展受到影響,綠色開采技術尚未得到廣泛推廣,大氣汙染治理倒逼煤炭減量化消費。”孫守仁說,“我們自主創新的能力仍然不強,安全高效煤礦的科技創新體係還不夠完善,卡脖子技術製約安全高效煤礦的發展,高端裝備短板問題依然存在,人才問題日益凸顯。”

  據了解,我國煤炭資源“西多東少”,西部煤炭資源量占全國煤炭資源總量的 70%以上。但西部地區水資源匱乏,生態環境相對脆弱。中東部地區1000米以淺的煤炭資源趨於枯竭,而且這一地區地下采煤與地麵建設矛盾大,采煤沉陷與村莊搬遷推進難度大。這些因素影響了煤炭的安全高效開采。

  同時,我國許多煤礦采掘矛盾突出。特別是硬岩巷道掘進效率低,平均60米/月至90米/月,深部開采重大災害防治技術、衝擊地壓礦井治理技術等尚未突破,智能化開采技術、智能輔助運輸係統、複雜條件下的高速可靠通信技術以及深井巷道支護難題有待進一步破解。煤礦自動化控製係統、高精度傳感器、控製係統芯片、高端軟件等自主開發難度大。我國煤礦人才短缺與人才流失問題突出,緊缺專業人才不足與勞動力結構性過剩矛盾顯現,一線招工難與高層次人才引進難並存。

  據統計,截至2019年7月底,我國煤礦一線人員本科以上學曆僅占3.04%,41歲及以上人員占比55.6%,煤礦人才隊伍建設亟待加強。

  努力實現煤礦“安全、高效、綠色、智能”

  煤炭工業的高質量發展離不開高質量的安全高效煤礦建設,安全高效煤礦作為煤礦先進生產力的代表,要向“國內一流、世界先進”的目標邁進

  孫守仁告訴記者,中國煤炭工業協會在“十一五”時期按照“一套標準”(《煤炭工業安全高效煤礦(露天)標準及評審辦法》),提出了“三高四好”的建設標準,即單產單進水平高、勞動效率高、資源回收率高,安全狀況好、勞動條件好、經濟效益好、環境治理好。多年來,按照這一基本建設目標,我國安全高效煤礦發展取得了顯著成效。

  “我們需要對安全高效煤礦建設有新的認識。”孫守仁說。

  一是安全高效煤礦的高質量建設是煤炭工業高質量發展的基礎和重要組成部分。高質量的安全高效煤礦保障煤炭工業的高質量發展。煤炭工業的高質量發展離不開高質量的安全高效煤礦建設,安全高效煤礦作為煤礦先進生產力的代表,要向“國內一流、世界先進”的目標邁進,努力為國家提供更加安全優質、綠色低碳的煤炭資源。二是安全高效煤礦必須走高質量發展之路。在安全、環境、智能化、供給側改革等政策因素的推動下,安全高效煤礦不能簡單以安全好不好、效益優不優、工效高不高等標準去衡量,不能粗放地搞安全高效,要突破傳統發展模式,以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主線,以提高煤礦發展的質量和效益為中心,堅持“管理、裝備、素質、係統”並重,牢固樹立“安全、高效、綠色、智能”發展理念,走高質量建設之路。

  孫守仁認為,必須堅持安全可靠的根本原則,要全麵提升煤礦安全保障能力,實現從“零死亡”到“零傷亡、零傷害”的轉變,實現從“保安全、防事故”到“控風險、保健康”的轉變,推動安全生產和職業健康的協調發展。

  據了解,中國煤炭工業協會倡導的行業中長期“一個深化、五個推進、六個轉變”的總體思路明確,推進安全生產長效機製建設,促進行業發展由大幅降低安全生產事故為重點向提高職業健康的保障程度轉變。要以礦工為中心,高度重視礦工的生命安全和身體健康,持續降低工人勞動強度、改善作業環境、加強勞動保護,從標準體係、工作機製、技術創新、現場管理、監測監控、個體防護、責任考核、礦工體檢、治療康複等方麵構建一個閉環的煤礦安全健康管理體係,努力為礦工創造一個安全、高效、舒適的工作環境。

  “我們要堅持優質高效的基本要求。優質高效就是始終堅持‘質量第一、效益優先’,實現規模發展和質量效益的協調統一。”孫守仁說,“目前已建成的安全高效煤礦,盡管數量占全國比重不足1/5,但產量占全國的56%左右、利潤占全行業規模以上煤炭企業利潤的78%左右,這就是優質高效的具體體現。”

  具體講,一要係統簡單。係統簡單是高質量建設安全高效煤礦的前提。要做好統籌規劃和頂層設計,堅持集約化生產的原則,優化係統布局,積極建立“一礦一井一區一麵”或“一礦一井二區二麵”的生產模式,做到采掘協調、均衡生產、係統簡單、合理可靠。

  二要提質增效。提高煤炭生產和利用質量,堅持從質量源頭抓起,建立健全集生產、洗選、運輸、檢驗檢測、用戶回訪於一體的質量保證體係,以質量保市場、保效益、保發展。提高效率和效益,堅持“機械化換人、自動化減人”,以提高煤礦原煤工效和單產單進為抓手,進一步提升煤礦效率效益。

  三要強化管理。運用現代信息化管理手段和先進管理模式,理順煤礦發展的體製機製障礙,建立更加精簡高效的管理組織和管理體係,使人、財、物等生產要素高效運行。

  此外,要堅持綠色發展的本質內涵。綠色發展,就是用最小的環境擾動換取最大的煤炭資源開采效益,實現煤炭資源開發與生態環境保護的協調發展。綠色開采是安全高效煤礦高質量建設必須破解的重大難題,也是實現煤炭開發與生態環境保護協調發展的重要途徑。“綠則存,不綠則退”將成為一種方向。

  “我們還要堅持智能化的發展目標。我們欣喜地看到,目前全國大部分煤礦已經基本實現了機械化,信息化正快速推進,自動化穩步開展。”孫守仁說,“而智能化尚處於初級階段。”

  據介紹,下一步,要以智能化為目標,統籌推進“四化”建設。

  孫守仁說,礦井“機械化、信息化、自動化、智能化”建設應按照“安全可靠、先進適用、總體設計、分步實施”的原則,根據煤礦條件因地製宜,穩步推進;要以智能化建設為抓手,加強產學研用一體化協同創新,加強人才隊伍建設,加強對煤炭流態化、環境微擾動、透明開采等新型開采理論和方法研究,加強複雜條件礦井災害預測和防治研究,加快煤礦精準地質探測、精確定位與數據高效連續傳輸、智能快速掘進、複雜條件智能綜采、連續化輔助運輸、露天開采無人化連續作業、重大危險源智能感知與預警、煤礦機器人等技術與裝備的研發,推動新基建與智能化的深度融合,切實為安全高效煤礦高質量發展提供技術支撐和人才保障;要以智能化為導向,建設高質量的安全高效煤礦和安全高效礦區(集團);要緊抓智能化煤礦的發展契機,結合煤炭大基地、大礦區、大集團的資源稟賦、環境容量和先進產能建設,建設安全高效煤礦,打造安全高效礦區(集團),推動行業安全高效綠色智能發展。